首页频道—正文
野蛮生长后网红经济模式日渐成熟 已成正式职业
2015年07月03日 09:53 来源:中国新闻网/山西晚报

  当网络直播与网红经济结合,移动互联网迎来“直播+”时代。这个时代下的网红有三个特点:专业程度更强,变现能力更大,商业价值更高。回头看看以前的凤姐,再看看如今的Papi酱……宽频时代的网红与图文时代的网红,有着天壤之别。

  至少,网红在当下已经成为了一种正式的职业。

  A 超2亿人次围观红人直播

  2016年5月19日到5月30日,微博首届“超级红人节”拉开大幕,来自直播、视频、时尚领域的1000多位网红同台亮相,他们在微博上展示才艺、分享生活方式,与粉丝共同上演了本年度最火爆的线上网红盛典。

  究竟火爆到什么程度?一组可怕的数字足以说明一切。

  5月30日“超级红人节”当天,各领域“超级红人”集体发力,在微博共进行了6.88万场直播,有2.08亿人次在线围观,点赞超过8亿次。还有十几位红人主播参加了24小时直播活动,“冯朗朗i”更是连续直播24小时8分24秒。当天,吴克羣、何润东等明星纷纷现身为24小时直播助阵,杜海涛、贾乃亮还亲自开播与粉丝互动。

  6月16日,“超级红人节”借着热度还举行了盛大的线下晚会。当晚红毯上,近百位网红在上海齐聚,这次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网红集结”气势惊人,而且大大满足了网友们的好奇心,争相目睹网红们的真面目。在现场,时尚类红人华服丽妆不输明星大腕,直播类网红俏皮活泼现场卖萌,视频类网红更是抢尽风头和话题——号称“电商网红第一人”的张大奕以性感的超高开叉礼服艳惊四座。曾出演《小时代》的“侃富贵”商侃则秀出了雪白清瘦的美背。一向神秘的王尼玛竟戴上表情包式的大头罩,还是让人不识其庐山真面目……

  在这场“红人”颁奖典礼上,十大影响力视频栏目奖、最受欢迎时尚红人奖、十大网络主播奖、十大视频红人奖等多项大奖一一揭晓。其中,第一次正式亮相的Papi酱在拿下“十大视频红人奖”后向粉丝兴奋高呼:“你们喜欢对啦!”“Mc天佑吖”“社会你球姐baby”(赵本山之女赵一涵)等获得网络主播奖。已经83岁的游本昌老当益壮,以趣味横生的视频成为微博红人。

  值得一提的是,当晚最为重磅的“十大视频红人奖”由Papi酱、回忆专用小马甲、艾克里里、穆雅斓、谷阿莫、黄文煜小盆友、王尼玛、谷大白话、国民老岳父公和李大霄获得。这10位红人的微博粉丝加起来超过4000万,可谓网红中的网红。“超级红人节”,成为今年网红行业的一大盛事!

  B 明星与企业大佬争当网红

  以前总有网友调侃明星爱找嫩模,而现在的明星却独爱网红。王思聪女友雪梨网上销售额上亿,罗志祥女友周扬青的网店有声有色,郭富城女友方媛已是两冠卖家,林更新女友王柳雯也是两颗皇冠……网友戏言,娱乐圈被网红承包了。

  其实除了某明星的女友是网红,很多明星如李宇春、刘涛、应采儿等也都以网红身份玩直播。5月31日,刘涛与超过百万的网友在线互动。直播中,刘涛先是解密《欢乐颂》安迪的服装99.9%都来自于自己衣橱,展示衣服的同时她还回顾了剧中与老谭、奇点、樊胜美、小包总的经典片段,精彩的讲解让线上观众数量直线飙升。刘涛做这些不为圈钱,而是将直播的报酬和卖衣服所得进行慈善义卖并捐助给山西平遥的残疾女孩儿。这场长达40分钟的直播中,刘涛还满足众多粉丝的愿望唱了四首歌曲:《青藏高原》《漫步人生路》《风的季节》《红颜旧》(《琅琊榜》主题曲),引得粉丝们连连叫好。其实,除了简单的生活展示,一些明星还把直播伸向了专业领域,比如韩雪直播教英语,范冰冰直播时装周,李冰冰直播电影节……

  值得一提的是,已经有综艺节目开始引入直播模式。音乐节目《盖世音雄》6月10日录制当晚,王力宏现身直播间30秒,就有超过300万人与他在线互动,屏幕上瞬间飘满了“男神”“偶像”等激动的粉丝留言,如此阵仗也让王力宏非常惊讶。此举,开创了综艺节目的直播先河。无独有偶,6月14日,《咱们穿越吧2》首映礼,斗鱼、映客、花椒、网易等多个直播平台进行了全程直播,张国立、张卫健、沈腾、宋小宝、黄小蕾、杨千嬅等人亮相,现场聊了很多拍摄的幕后故事,当晚吸引200万人在线围观。

  不仅是明星和综艺节目大玩直播,很多企业大佬也都争当网红。继雷军独自完成了小米史上第一场纯直播发布——小米首款无人机后,万达老总王健林日前也在《鲁豫有约》中献出首场直播首秀,观看人数达30万。而此前,360董事长周鸿祎已经为自家的花椒直播站过台。为取得新一代年轻用户的宠信,企业大佬们不惜亲自参与直播,投身到这场互联网营销热潮中。

  为什么素人、明星、企业大佬都爱当网红?归根结底是因为直播平台如今居高不下的热度。为啥这么热?主要是直播弹幕的互动性强,网红可以跟围观群众直接对话,带来粉丝效应,进而产生消费。

  目前,除了YY、斗鱼、映客、熊猫、花椒、虎牙、龙珠等直播平台,传统网络巨头网易、腾讯、新浪等也纷纷投入直播,一派繁荣景象。6月16日,2016年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总结媒体沟通会在北京举行,很多业界大佬认为2016年是中国网络直播元年,在这一年,网络直播与网红经济结合后爆发,移动互联网迎来了“直播+”时代。作为大会嘉宾的音乐人、投资人胡海泉这样感叹:“我已经投不进映客了,但我一直在看新的直播平台的机会。”

  C 网红经济模式日渐成熟

  2016年,也被业内称为“网红经济年”,有一些数据很能说明问题:“第一网红”Papi酱曾一度霸占各大网站的头条,其奉献了“中国新媒体世界的第一次广告拍卖”,价值2200万元。6月16日,《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中预计,今年红人产业产值预估接近58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换算一下,远超2015年中国电影440亿元的票房金额,相当于伊利2015全年营业额,优衣库大中华区2015全年营业额的3倍……

  其实,中国的网红并非在一夜之间就可以变得这么有商业价值的,从它出现到成长的十几年间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

  1.网红1.0时代,主要是文字时代的网络红人。代表人物有木子美、芙蓉姐姐、凤姐等;

  2.网红2.0时代,主要是图文时代的网络红人。车模网红有兽兽等;大V网红吴晓波等;

  3.网红3.0时代,主要是宽频时代的网络红人。视频主播:Papi酱、王尼玛等;时尚主播:穆雅斓、张大奕等;直播主播:Mc天佑吖、社会你球姐baby等。

  在经历了2015年的野蛮生长后,2016年的网红正在步入产业化阶段。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线上变现”;二是“专业化操作”。“线上变现”,以电商网红为例。在5月30日“红人节”当天,张大奕在24小时内售出90000多件商品,收入超过1000万;雪梨Cherie以单品销量9762件成为时尚红人周的“爆品王”。支付领域的完善和营销推广的专业,为网红的变现提供了很多便利。“专业化操作”,主要表现在,由过去的打赏,向广告、电商、艺人等方向发展。国内在线演艺经纪公司热度传媒CEO邓双成曾说,“现在培养网红和培养艺人基本上采用的是同一套体系。”这家公司旗下目前有3000多名网红,公司旗下位于上海的网红一般月收入达到1.5万元,表现突出的年入百万,已经超过三线明星。近年来,创新工场、真格基金、光线传媒等机构都参与网红经纪公司的融资。

  6月16日,记者在艾瑞资讯集团与微博联合发布的《2016网红生态白皮书》中看到这样一个统计数据——目前国内网红签约经纪公司的比例是23.8%。从这个数字不难看出,网红正在从泛娱乐化向专业程度更强、变现能力更大、商业价值更高的方向发展。

  2016年,网红已经成为一个正式的职业。(本报记者 李霈霈)

编辑:郑海洋

##########
<ol id='oFZkmSwI'><samp></samp></ol><thead id='bO'><strong></strong></thead><dfn id='whbbXSI'><var></var></dfn><dir></dir>
<xmp>
    <option id='nWCBi'><marquee></marquee></option>
        <thead id='ICO'><bdo></bdo></thead><u></u>
        <small id='eltHdLIc'><span></span></small>
        <basefont id='ZBfAr'><bgsound></bgsound></basefont><xmp id='OpYZwYf'><basefont></basefont></xmp><xmp>
          <pre id='StVJif'><address></address></pre><address id='CtH'><q></q></address>